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文苑

2013年第1期
2012年第2期

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苑
  • 助学三载,同心依旧

  • 来源:中国致公党云南省委员会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5年2月4日   点击:4033次

助学三载,同心依旧 

                                                                                                 ——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致公党大理州委大理州宾川县鸡足山镇关李完小"同心助学"活动散记
 
(致公党大理州委 杨赟勇)
 
 
 

    月初,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专职干部陈姝在网上给我留言,大致意思是,宝山区总支和大理州委会在关李完小开展的同心助学系列活动已经连续做了三年,作为致公党大理州委机关工作人员,我参与了历次的帮扶活动,宝山区的领导希望我能提点意见和建议。

    手指在键盘上停留了几秒,助学活动的很多场景在脑海中慢慢变得清晰:那条滑坡的山道,那个大汗淋漓的下午,那场热闹温馨的捐赠仪式,还有背后的人和事......

    很快,我回复她,我想写点自己的感受,只怕写的不好。

    她说,真情实感就行。


    转念一想,这三年来的"同心助学"活动,确实不是几篇简讯就能涵盖,我们需要更多文字去记录,去充实,去纪念。对我个人来说,有幸参与了全程,也有一些记忆需要表达。只是,时间拉回2012年8月,很多细节不免模糊。但我想,穿过时间轴线,留下来的,即便是碎片也弥足珍贵。

    因是碎片,故名散记。 

   
未入职,先进山 
 

    2012年,我参加了云南省公务员考试,报考了致公党大理州委机关办公室岗位。8月份,顺利通过了面试、体检等环节的考察。按往年经验,新招录公务员一般在九月底或十月初入职。于是,剩下的日子成了我难得的优哉游哉的工作空窗期。

    8月下旬的一天,我正在家中休息,突然接到了致公党大理州委办公室副主任赵文红(现为州委会秘书长)老师的电话。

    "小杨,问你个事情,你电脑熟悉吗?"
    "还行,赵老师,什么事情您说。"
    "我们要搞一个活动,你要对电脑熟悉那就太好了,可以先过来帮帮忙。"

    原来,9月3号,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将到大理开展"同心助学"活动,会有一批电脑、校服、图书和学习用品捐到大理州宾川县鸡足山镇的一个山区小学--关李完小。作为活动协办方,致公党大理州委要安排人员随宝山区总支助学团先行成员到学校做好电脑室、图书室布置和物品分发等前期准备工作。

    于是,我虽尚未入职,但有幸进山,参与了两地致公首次联合开展的社会服务活动。


    8月30日,上海助学团2名先行人员到达大理。一位是宝山区政协常委、致公党宝山区总支部副主委华宜。华宜副主委的另一个身份是上海贝叶图书有限公司总经理,后来,我一直叫他华总。华总短发,身材壮实,银色半框眼镜下,双目有神,显得睿智、干练。

    另一位也是老总,叫俞俊,致公党党员,上海千帆电子控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总话不多,但谦虚友善,很有亲和力。后来的接触中,他做事的专注和执着,更让我钦佩不已。

 

    傍晚,州委会请两位老总吃了便餐,约定第二天一早由我跟随他们进山。

 

 

落石和牛羊
 

    8月31日,清早,华总驾车,载着我和俞总前往鸡足山镇关李完小。

    关李完小坐落于鸡足山镇关李村,距镇政府所在地39公里,距县城68公里。这次,我们从下关镇出发,走环海东路,然后由挖色镇进入康盒线,最后经关李公路进入学校,全程将近70公路,但是路况不佳,保守估计需要2个半小时。


    华总的车是从上海开过来的。上海到大理,两千多公里长途奔袭,华总依然精神充沛,未见一丝疲态。车子离开下关后,沿着环海东路行驶。车窗外,是波光粼粼的洱海。远处,是沉稳厚重的苍山。苍洱之间,是永不停歇的下关风和奇幻多姿的苍山云。

 

 

车子沿着环海东路行驶

 

    苍洱如画,有此美景,两位老总的话匣子很快打开。

    华总性格直爽,口才极好,一路上,讲了他驾车穿行214国道滇藏段、318国道川藏的故事,讲了他参与过的一些帮困助学活动。在他兴致勃勃的叙述中,我可以感受到他对社会服务的热忱,或者说慈善带给他的充实和快乐。俞总偶尔插几句话,多半是询问沿途所见景点和风土人情。

 

    不一会儿,我们的车子驶离环海路,由挖色镇转而进入乡道,路面开始变得崎岖不平。再往前走,山路蜿蜒,地势陡峻。

 

狭窄的山道 

 

    更糟糕的是,前几天雨水过多,山体滑坡现象非常严重。接下来的一路上,我们不断看到从山坡上滑下的泥土和大大小小的落石。

 

 

 

除了泥土,就是落石 

 

    面对这般复杂的路况,我和俞总都有点担心,生怕山坡上突然坠落石块,或是前方路段被堵死......

    倒是华总,依旧谈笑风生。还好,华总和他的爱车,早已走南闯北穿越险境无数,这个路况应该还在他的掌控之中。想到这,悬起的心,多了一丝安全感。

 

    进入关李村,我们迎来了石子路,车子越发颠簸不平。再看两侧的山林,植被自然生长,枝繁叶茂。这一段,我们几乎没有遇到迎头车,就是羊群、牛群不时跑到马路上晃悠。面对我们的等候,放牧人也不急着驱赶,只在远处不急不慢地吆喝着。

    或许,对于很多村民来说,外界的纷扰,于这片山林本就无关,牛羊的富足,才是头等大事。那这里的孩子们呢?我们要去的关李完小,那里的孩子们,是否渴望走出大山,去拥抱无限可能的未来?

 

当时没料到颠簸的道路将给我们带来的大麻烦
 
 

    庙门,也是校门  

 

    中午,我们三人到达鸡足山镇关李完小。

    关李完小的赵校长被叫到镇上开会了,鸡足山镇中心学校的李老师在校门口迎接了我们。

    更准确地说,是庙门口。

 

  

   

    关李完小是在关李村里一个小庙的旧址上修建的。原来的寺庙被迁至学校上方,古老的庙门经过修葺被保留下来作为学校大门。沿着庙门前的台阶拾级而上,令人感叹:他日朝佛道,今朝求学路!

 

关李完小"校门"


 
  进入校园,看到大门右侧挂着一块生锈的铁板。这应该是停电时,敲打铁块,替代上下课电铃所用。铁板旁边,有一个小屋。屋里,放着一个简易的灶台,灶台周围零散的堆着一些柴火——这就是老师、同学们烧水、做饭的地方。

 

 

 

 

 

简陋的厨房
 

    除此之外,校园里还有两栋三层楼的平房,一栋是教学楼,一栋是教师和学生宿舍,两栋平房看上去倒也修得整整齐齐。但破旧的校门和几近坍塌的围墙,还是提醒着我们,这所学校在硬件上依旧贫乏。

 

 

 几近坍塌的围墙

 
 
代课教师杨赵勇
 

    简单参观完学校,李老师带我们到学校附近的杨老师家吃午饭。杨老师个子不高,看上去50岁左右,头发花白,眼神和蔼,笑起来很慈祥。

    杨老师,名叫杨赵勇,是关李完小的代课老师。他已经有30年教龄,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杨老师曾是这个村里少有的"文化人",80年代被学校聘请为代课教师。随着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越来越多学历高、有编制的教师来到关李完小,杨老师成了关李完小8个教师中唯一一个代课教师。由于学历低、年龄大等原因,他并不符合当地代课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的条件。

    李老师跟我说,杨老师年纪虽然大了,但教书认真负责,很有耐心,学生们都很喜欢他。因为家离学校近,假期他还负责巡查学校。

   

    我私下问过杨老师,代课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辞职做别的事情。他说,已经习惯了教书。

    这可能是大多数农村代课教师最真实的回答。没有豪言壮语,不谈什么理想抱负,只是因为习惯了这个学校,习惯了这群孩子,习惯了这个职业,从此,甘为孺子牛。

 

 

来自上海的"老总搬运工”
 

    吃过饭,太阳正当空,空气变得燥热。

    宝山区总支捐赠的物品已经由物流公司运送到村委会院子里。村委会在学校对面几百米开外的土坡上,目测起来两地离得不远。但从村委会到学校,要先下坡,顺着村里的马路走两百多米,再爬完校门口的台阶,才能进到校园。

 

 
村委会在对面的山坡上
 

    在镇上开会的赵校长还没赶回,村里人成年人几乎都出门干活了,考虑到要赶紧完成电脑的安装调试,华总和俞总决定,我们自己动手将物品搬回学校。

    来到村委会院子里,捐赠的物品被封在两个大木箱子里,每个箱子将近一吨重。我们找来工具,撬开木箱,将箱子里的东西一一取出。不一会儿,电脑显示器、主机机箱、键盘、鞋子、校服、图书等就堆满了村委会大半个院子。

 

 

 

 

 

 

宝山区总支捐赠的爱心物资
 

    正当我们为怎么搬运发愁的时候,杨老师让妻子从家里牵来一头骡子。大家决定分工合作,俞总、李老师和我负责向骡子背上的货架里装货,华总和杨老师负责在校门口卸货,再将物品搬运到三楼的电脑室里。

 

  

 

 

杨老师和他妻子在帮忙搬运
 

    烈日刺骨,几个来回,大家脑门都开始冒汗,气喘吁吁。可是,不把东西搬到学校,其他准备工作又无从做起。于是,我们只好硬着头皮,流着汗水,继续"战斗"。

    搬运完毕,已近黄昏。晚风阵阵,夕阳下的村落,开始有炊烟升起。我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学校组装电脑。


    回去的路上,我注意到俞总脸色不太好。

 

 

俞总的腰病犯了
 
    教学楼三楼,原本空荡荡的教室被我们搬来的东西摆得满满的。顾不上休息,俞总指挥我们把电脑室的桌子收拾好,再将显示器、主机、键盘、鼠标等一一连好。
 
 
 
 学校专门腾出的教室
 
 
 
 教室里堆满了捐赠物品
 
 
 

 俞总(右)正在安装稳压器

 

 
电脑室布置完毕
 
 

    这时候,赵校长终于到了。

    校长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双眼炯炯有神。见到我们正在忙活,赶紧递过香烟。

 

    华总很是不悦,没有接烟,劈头责问校长为何现在才到。

    赵校长一脸歉意,不停地解释。对话中才知道,下午的搬运,让俞总的腰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又犯了。华总为此很是气愤,认为校长对这次活动重视不够,没有作好周全的安排。

    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然而,尴尬的气氛很快被另一件棘手的事情覆盖了。当我们连好电脑,按下主机电源键后,回应我们的,只有5台。

    其余电脑,全部罢工。

    这批电脑可是这次助学活动的主角,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

 

 

还是没有进展
   
    这批电脑原本是社会各方捐赠的旧电脑,宝山区总支通过捐款、义卖等办法筹集善款,采购了大量配件对电脑进行了翻新和修复。俞总的儿子和宝山区总支主委陈亚萍的儿子,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还自告奋勇,全程参与了电脑的翻新装机、检测修复、系统安装等工作。运送之前,还做了多次测试,所有电脑运行正常。

    我们拆开几台电脑,初步检查,内存条松动、硬盘震坏、主板断裂等问题都出现了。这批爱心物资从上海到昆明,从昆明到下关,从小关到关李村,路途千里,几经转运。再想到我们来时的路况,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时,天色已晚,只得先吃晚饭。

    晚饭被安排在杨老师的姐夫家。山里人家,菜品不多,但每个菜都上了满满两大碗,足见村民的热情和心意。只是,大家心里还在记挂着那些出问题的电脑,这顿晚饭吃得有些"潦草"。饭后,我们匆匆向主人告别,回到学校继续检修电脑。

 

    在上海时,俞总考虑到长途运输,电脑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已经准备了部分备用配件。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电脑同时出问题,手上的配件远远不够。我们东拆西凑半天,还是没倒腾出几台能顺利开机的。

 

 

 

    这时已近凌晨12点,校长安排我们回到杨老师姐夫家借宿。

 

    夜晚的山村,树影阑珊,秋风微凉。想到今天发生的这么多事情,想到这么多电脑出问题,忙活了一个晚上却毫无进展,大家心里都有些沮丧。


    又能如何,一切明天再说。

 
我们睡在猪圈上
 
    杨老师姐夫家是老宅子,据说有上百年的历史。老宅的大院由几栋房屋和土墙围成。我们住的房间在侧面的二楼上,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二楼,因为隔开一二楼的只是简易的木板。被木板隔在一楼的,是主人家养的猪。

    上楼的巷道很窄,脚下的木板踩上去还有些松动。借着手电,我们三人跟随主人家,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

    进到房间,土基砌成的墙壁没有粉刷,墙面的稻草清晰可见。天花板上,蒙了一层红白蓝相间的遮阳布。由于布面绷得不够紧,中心位置吊了一大坨东西,昏黄的灯光下,分不清是泥土还是积水。

    屋里摆放着三张木床,床上的被褥已经铺好,被褥看起来有些陈旧,却洗的很干净。还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这几样家当让屋里的空间变得局促。进屋后,我们默契地赶紧坐到床上,以便腾出一点公共空间。

    对于久居山村的主人家来说,我们三个不速之客的吃住,恐怕已经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看了一下,这个简陋却不杂乱的房间,应该已经是主人家最拿得出手的了。而在我们到来之前,女主人应该已经将屋里多余的物品移走,并且仔细打扫过。

 

    我们三人闲聊了几句,便陷入了安静。

    躺在床上,听着远远近近的狗叫声,还有楼下猪儿隐隐约约的哼哼声,想起白天的事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由于校长临时有会没能赶到,我们很多安排都没有做好。尤其在劳烦两位老总一起搬运东西、俞总还为此腰病发作这件事上,我心里很是歉疚。赵校长也跟我解释了很多,我相信,他绝对没有怠慢之心。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确实没有做好。

 

 

向上海求援
 

    9月1日,晨光微曦。

    我们三人蹲在主人家院子里简单洗漱后匆匆回到学校。

 

 

 

   赵校长已经在电脑室等候,一壶开水早已烧好放在一旁。见到我们,赵校长再次为昨天的事情道歉。这时,华总有些不好意思,也向校长表达了歉意,希望校长理解我们急着做事的心情。

    宾主握手,电脑室里气氛瞬间愉快了很多,但是看着满地零散的机箱,我们丝毫轻松不起来。

 

 

 

 

我们的"战场"

 

    俞总腰疼依旧,只得忍着疼痛继续干活。我配合俞总,将可能出现问题的配件逐一卸下,替换到原本运行正常的电脑中,以辨别究竟哪些配件出了问题。由于电脑型号不一,检测的过程十分费时。期间,俞总数次因为疼痛不得不躺下短暂休息。

 

    一个上午过去,总算将有问题内存条、硬盘、主板清理了出来。但,最快速的解决办法,还是更换新的配件!中午,两位老总商议后,决定向还在上海的陈亚萍主委求援,请她尽快采购好主板等配件,送到学校,我们争取在9月3号捐赠仪式前修好这批电脑。

 

    但是,能修好吗?大家心里都没底儿。 

 

 

来自远方的爱
 
    9月2日上午,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陈亚萍主委带领助学团其余成员抵达大理,随即带着电脑配件直奔关李完小。

    助学团与校方商议了第二天的捐赠仪式安排,并向学生们分发了捐赠的校服、鞋子。这边,俞总带领我们对问题电脑进行了配件更换,大部分电脑成功开机,少数电脑由于问题较多,暂缓维修(11月份,俞总在上海购置配件后,亲自前往学校维修余下电脑)。


    9月2日下午,几经忙碌,大部分电脑的显示器终于亮起。

 

 

电脑桌面壁纸是上海的东方明珠,右上角则印了"致力为公"的图标
  

    调试电脑的时候,我心想,对于山区的孩子们来说,这批电脑的意义是什么?这批电脑不一定能够迅速提高孩子们的学习成绩,但是,能让他们有机会经常摸到那些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叫做电脑的东西,能让他们透过显示器屏幕,知道外面的世界还很大很大,而他们,将会走出这个山村,走向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或许,这才是最珍贵的意义吧。

 

    更重要的是,未来的某天,他们中的一些人,终会站在上海东方明珠前,想起,童年的学校里,有一群致公党员,他们曾千里迢迢,从上海到大理,用爱心和行动传递过他们最真诚的愿望和祝福。而彼时的关李学子们,应该也会将这样的爱心传递下去。

 

 

不让孩子们等太久
 

    9月3日,下午,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致公党大理州委2012年"同心助学"活动捐赠仪式在关李完小如期举行。除了远道而来的上海助学团一行人外,致公党云南省委杨华英副主委特地赶到学校出席仪式,宾川县、镇相关领导,中心学校相关领导也悉数到场。

 

    活动气氛热烈,场面温馨,无须细表。

 

 

给孩子们分发学习用品

 

 

等待中的小朋友

 

    写到这,想起一个细节。

    3号中午,助学团和各级领导的车队陆续来带关李完小。学校门口台阶两侧,早已站满迎接的学生。这些学生身穿昨天分发的新校服的,列队整齐,一字排开。

 

    这个阵势让上海助学团有些错愕,或许未料到有如此礼遇。

    "快,走走走,小朋友站在那边很辛苦的!"如果我没记错,这话应该是陈亚萍主委说的。

    "我们快点,孩子们肯定等了很久了!"大家互相提醒。

 

    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们见惯了各类仪式,阵势,很多时候,索性安然于这样那样的所谓排场,但是,这几句简单的话语,可以看出上海致公对孩子们发自心底的关心和怜爱。

 
 
"同心助学"还在继续
 

    2012年9月的这次活动是宝山区总支和大理州委会第一次携手开展社会服务,也是我个人进入党派机关工作后第一次参与社会服务活动。这次活动中,宝山区总支部共向鸡足山镇关李完小捐赠组装电脑20台,学生校服、运动鞋87套,图书658本,其他学习用品、体育用品若干。

 

 

宝山区总支助学团成员和致公党云南省委、州委相关人员合影,前排自左到右分别为:陈姝、薄慧霞、赵文红、杨华英、马升华、陈亚萍、舒东清、张洪英;后排自左到右分别为:俞健波、杨赟勇、李成勇、张云江、华宜、俞俊、蓝家强 

 

    2012年的"同心助学"活动圆满成功后,并没有就此画上句号,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2013年3月27日,受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委托,致公党大理州委带领技术人员再赴关李完小实地查看了电脑使用情况、对部分电脑进行了维护修理,并为师生作了电脑使用和维护的现场培训。

 

  

技术人员正在检修电脑

 

 

对孩子们来说,电脑还是那么新奇

 

    2013年11月6日,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向关李完小捐赠党员所捐图书124册,为师生购买全新图书192本、铅笔1000支、橡皮120块、黑色中性笔108支、黑色中性笔芯200支、学生练习本200本、红色中性笔24支、红色中性笔芯40支、记事本20本、资料袋20个。

 

 

学校老师正在给同学们分发文具

 

    2014年10月28日,致公党上海市宝山区总支部向关李完小捐赠各类文化书籍185册、铅笔360支、绘图橡皮180块、12色水彩笔90套、学生练习本180本、学生作文本180本、学生图画本180本、中性笔120支、工作手册20本。

 

 

(外边下着雨,捐赠活动改在室内进行)

  

 

 致公党大理州委专职副主委罗金洪(左)看望孩子们
 
 

    2015年--

    我相信,关李完小的故事,还将继续......

 

 

后记
 

    这篇文字,写得很轻松,也很吃力。轻松的是,那些画面从未消散,键盘滴答,几乎一气呵成。吃力的是,文笔生涩,行将成文又开始担心自己词不达意。

    停笔前,我又想到了华总、俞总,想到我们在关李完小一起检修电脑的场面,想到我们夜宿农家的趣事,想到我们在古城洋人街的夜饮......同时,还有一些文章中没有提到,但至今仍然难忘的上海客人们:马老(马升华)、杨炀、薄慧霞、李成勇、俞健波。在此,一并送上祝福,期待早日再聚!

 

    就像我跟陈姝聊天时说的,转眼三年,不知觉中,我们对关李完小已经有了异样的亲切感。而对于两地致公来说,关李完小也承载着党派社会服务的很多初衷和愿景。

 

    涓滴意念,终成江海。

    我想这就是我理解和期待的关李完小"同心助学"活动。

               

                                              2014年11月19日晚    大理下关




Copyright ©2013-2016 中国致公党云南省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0000453号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南路94号民主党派大楼5楼   联系电话:0871-65152467   联系传真:0871-65152467   邮编:650031
Email:zhigongyn@126.com   网站建设技术支持:昆明天度网络公司